叶受纯食。
虽然是一只咸鱼,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盏好灯!


【平叶】霜钟(上)

群里的平叶深夜60分活动w

关键词:提醒

•修真paro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入冬已久,寒风从冬至起便栖于嘉王朝,现时气候干冷,山脚不比郡内热闹,空中没有百姓呼出的片片白雾,山路上也没有烧得暖热的炭炉,只是陆续有伐薪人背着一捆干柴有些气喘地下山去了。


  要说王朝内城邑边坐落的此山,名为“兴欣”,取蓬勃兴旺,欣欣向荣之意。山中古树参天,万木争荣,是宝地。更不必说山头上的“上林苑”,于白塔之上鸟瞰,近可纵览兴欣全景,远可遥望嘉兴边界,内置寺堂,后有铜钟。每年不愁苑中无佳客,堂中无香火。


  孙哲平身形挺拔如松,负重剑“葬花”,立于山路边。视线从身前的石阶缓缓上移至尽头黑色一点,笑一声便干净利落地上去了。这石阶独独通向上林苑,起于略微崎岖的山路中半。那山路是人走出来的,这石阶却是人造的,每块磐石平整光洁,长短分毫不差,每每令人感叹不已。

  他走得稳而快,踏过微覆薄霜的石阶,停下脚步时面前已是青石板铺成的几米小路,延至门头,上书三字:上林苑。走进去便是庭院,正中央摆着香炉,炉中长长短短的焚香冒出青烟。

  香炉正后是庙堂,正左却是客舍,正右第一层是茶馆,二层是食肆,三层摆着桌椅若干。最瞩目的,还是从堂后冒出的隐于云雾的白石塔。

  孙哲平看了一眼堂中闭目虔诚跪拜着的百姓,绕过了庙堂,走到后头,却又不看一眼石塔,四处乱走一通,像是在找什么人。此举怪异,立马引起了乔一帆的注意,他跟唐柔招呼一声就走上前去,作了个揖。


  “敢问阁下......”


  还不等他说完,孙哲平就回了个礼并且打断了他的话:“孙哲平,我找叶修。”


  “叶前辈?这......”他略微思索,忽觉怠慢贵客,又见他面上没有落座的意思,想来虽是不急,但也由不得等,无法,便只好笑着说,“在下乔一帆......这就去请示他。”


  孙哲平听罢点了点头,行礼示谢,乔一帆有些局促地还了礼,随后就走到了石塔左侧,拨开矮灌丛,身形一动便隐于树林之中。孙哲平这才发现那成片的灌丛后,还有一条一看便知是被日日踩踏而成的羊肠小道,它穿过灌丛和其后的树林,通向不知名的地方。


  

  他倚在了庙堂后墙,闭目养神,半晌才听见窸窣声,然后便是很缓的脚步声,却极有规律,时隙几乎相同,他睁开眼微微偏头向左侧看去,就瞧见那张熟悉的脸。

  随后跟来的是乔一帆。


  “叶修。”

  “好久不见啊。”他说完还打了个哈欠。


  这人看上去刚醒,睡眼惺忪,束发有些凌乱,一身灰白棉布,衣边上挂着些许碎叶,粘上一圈尘土。


     孙哲平见他打着哈欠,挑了挑眉,“这都晌午了。”

  “哦,那该吃饭了。”他了然,接话后,又转头问规规矩矩站在他身后乔一帆,“一帆,老板娘开饭没?”


       乔一帆望了望孙哲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轻咳一声,然后说道:“早些便用完膳了,饭菜都在膳堂给前辈备着呢。”

  叶修高兴地点点头,接着又问孙哲平:“有何事?”

  他看向孙哲平,两人似在对话,可乔一帆看不出叶修做了任何口型,也没听见任何声音。 

  他自知他们开始传音入密,又刻意隐去了口型,虽听不见,却还是默默退开了。


  “安魂迷迭阵有损。”


  此阵乃百花谷护谷大阵,与普通幻阵有天壤之别。不说方方面面,单有一点便是其余幻阵远远不及的——步入此阵,所行所念,自成因果。又善勘心魔。一步错,步步错。擅闯者所观所感皆事出有因,毫不突兀,几乎没有破绽,却又独独将他们困在了繁花血景之上。更有甚者,宛如在幻梦中渡完一生,至始至终都以为自己是寿元已尽,洒然而去了。


  叶修刚刚迈开的脚步一顿,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

  “阴鬼。”

  叶修双唇紧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才说:“难怪,我道你连传音符都不发就突然来找我......张佳乐在坐镇呢?”

  “嗯。”

  他向食肆的膳堂走去,边走边道:“这事儿你得找喻文州再不行也该是王杰希。”


  要说喻文州,是蓝溪阁阁主,精通术法卦阵,深得初代阁主魏琛的真传,这看家本领天下无人不叹一声厉害。此人性子温和,可手段也多得很,使得一手好计谋。法阵之事,寻他,再合适不过。


  而这王杰希,是中草堂堂主,闻名于星相卜挂,比起堂主更常被人们尊称为神算,可叶修戏称他为半仙,术法虽不算是一等一的好,但心思诡秘,喜读生冷奇诡之书,因此知道的稀奇古怪的阵法兴许比喻阁主还要多些,又略通堪舆术,将其与术法相铺相合,自成一派,他人却是学不来的。想来大抵也有法子解决此事。


  “我途经蓝雨、微草,若是可行,怎会来寻你?”

  “荒唐,寻我做甚么。”

  “你不行?”

  叶修盯着他半晌,然后微垂眼睑轻轻笑了,摇着头说:“这我哪能......”

  他忽然停口不言,似是想起了什么,笑道:“倒是有些门道了,待我用完膳你随我去一趟后山,再与你细讲。”

  孙哲平听罢也不免沉默了一下,不过叶修这态度虽然看上去算不上认真,可他也知道这么点时间倒还真没什么好省的。

  “好。”于是他这么答道。


       说着两人便到了楼阁,跨过门槛上了二层食肆的膳堂,炊具摆得整整齐齐,余下的饭菜有些冷了,叶修也不在意,还招呼孙哲平吃了几块点心。


  “走罢!”他嘴里还没吃完,说话有些含糊,拍了拍手上的糕点碎屑,“当初我和朋友研究幻阵时,造了个小阵法,不过运转却是和你们百花的护谷大阵有些相似。”

  孙哲平跟着他向阁外走去,对这他所透出的惊人之事没多大反应,只是点了点头。

     叶修脚步越来越快,没几下就钻进了树林,轻车熟路地向下走,身影一不注意就瞬间闪不见了,可孙哲平又不是庸才,紧紧地跟在后面。

  他们停在一块大石头前,叶修转过身来,甩手赶他:“转过去!别偷看。”

  孙哲平嗤笑一声,还是转了过去。

  只听几声奇怪的摆弄声,过了许久就听见叶修对他喊了一声:“找到了。”然后走到了他的身边,展开手中的恒纸,百年过去,依旧如新。

  叶修指着纸上一处道:“便是这里了,不过此阵光有雏形,粗浅的很,你且将护谷阵怪异之处悉数道来。”


    “幻阵已有破绽,阵灵意识有残缺,想来是阵眼出了问题。”

    “若单是被隐去部分反而好办。”

  “自然,可却不是这样。因果之处,被篡改了。”


  叶修听罢也皱起了眉头,摇摇头:“是麻烦了,如此看来,是百年前那场浩劫令他们有机可乘了。”

  孙哲平冷笑一声道:“普天下共渡此劫,他们却趁机作乱,堕入鬼域者果然人性尽失。”

  “你先将记下的原本和现今的阵眼交于我,篡改的部分可有单提出来?”

  孙哲平点了点头,接着指戒上隐隐闪过暗光,手中便多了高高一叠恒纸,分了黄白两叠:“白色那叠便是了。”

  叶修笑道:“虽然麻烦,我还是有把握的,只是你却是要等了,短则三月、长则五年。”

  孙哲平看着叶修那双平静地眼睛。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对视半晌才呼出一口气,也许是酝酿了太久,声音有些沙哑:“谢了。”

  叶修倒是欣然应下,脚尖在石上一点,钻进林中。孙哲平也就跟着他一同回去了。


  两人不到一刻钟就回到了塔前,叶修又想到了什么,道:“你要住下的话还得自掏腰包住客舍。”

  孙哲平倒是不在意,钱乃身外之物,他向来不爱计较,况且又不是没有:“多少?”

  叶修伸出一根手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孙哲平就干脆地扔给他一锭金子。论“一”,就这个最贵。

    “其实我想说的是一颗脱胎换骨丹。”叶修这么说着,然后大方地将金子收下。


  孙哲平见他如此,心里觉得好笑,却又有些感慨,都道世间残酷,背信弃义、杀人越货皆为常事,可又因如此真情才难能可贵,此刻紧绷的神经才真正缓和下来,他觉得叶修对百花恩情是什么也还不来的,又不愿想什么利害得失,干脆直接对叶修说:“日后有什么事,尽管提便是。”

  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了,点头应道:“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孙哲平毫不拖泥带水地答道。


  开元时,上古天劫已过百年,修仙之法重现于世,修炼者纷纷拔地而起。

  冰霜树境东界,孙哲平立于巨石上,遥遥望见隐于雪中的玉草,至少八百年份。他身形一动,闪到了常青树下,取出玉盒,伸手正要将其摘下,突然猛地向旁边一跳,落地时已然转过身来,重剑紧握在手中,眯着眼盯着眼前的人。

  他原本背后的树上被风刃刻下深痕,树叶簌簌抖动着,霜雪扬扬洒洒地落下。


  对方二话不说,手中战矛就刺向命门,孙哲平重剑一挡,与对方略做试探的暗劲不同,他毫无保留地爆发着自己长生境后期的实力。孙哲平看见对方露在面具外头的嘴角微微扬起,顺着孙哲平迎面冲来的剑势向后一跳。


  银光铁面,手持战矛。可不就是赫赫有名的叶秋么。


  孙哲平望着他铁面上的暗纹,心中冷笑:装腔作势。

       

       击败他。


  叶秋稳稳地落在雪地上,一发力,双脚又深陷几分。冲上前来,战矛在他手中宛如游蛇,角度刁钻,除非后退,否则避无可避。

  可是孙哲平不会退。他迎了上去,重剑准确无误的击在矛尖上。叶秋手臂奇异一抖,特殊的武技竟卸了他的三分力劲,使他落了下乘,手臂跟着击得一麻,孙哲平却不理会,强行使出一记格挡,出乎他的意料,叶秋居然就这么顺势偏开了战矛。


  还不等孙哲平思索,叶秋又变招了。


  叶秋的那只极为好看的手动得飞快,隐隐泛起银光,接着一掌轻击在战矛上,它宛如带着三十五道残影刺来。

  孙哲平却是一眼看出那些并非残影,而是能在划出鲜血的实刃。他眼中充斥着强烈的战意和兴奋,只想着接下这整整三十六矛。

  重剑在他手中仿佛轻若无物,动得飞快,闪出真正地残影,对上了叶秋隔空操纵的战矛。被击中后的战矛尽数变得通透起来,接着爆裂开,化作光点消散了。

  铿锵声密集的接连响了三十五下,孙哲平的手便僵停了。


  最后的那把战矛被叶秋握在手里,闪着精光抵在他的胸口。

       那是心脏的所在。

       再近分毫便会刺出血珠,再深便要夺了性命。

       叶秋没有那么做。那只是一个闪过的念头,数次在敌人狰狞的面容前被履行,这次他却意外的没有将它付诸行动。

        每个人总会遇到几位一个眼神就能改变你的想法的人。他值得相识——叶修选择顺从这份心意。


  孙哲平盯着叶秋暴露在外的双眼,两人对视许久,孙哲平握着重剑的手紧了又松,最终呼出一口气,收回了手中的重剑。


  “你要是步入大圆满,也许还有可能胜我。”叶修有恃无恐地撤走战矛,平静地说道,没有半分来自胜者的贬低。他慢悠悠地采下玉草,装进玉盒、纳入指截中,望见孙哲平夹杂些许不甘的炽热眼神,却并不是看向玉草,而是自己。

  叶秋倒是明白他是不甘于那第三十六矛,觉得此人倒也洒脱好战,心生好感,笑呵呵的表情不知怎么总能勾起对手的怒意。


  “多谢道友了。”


       击败他!

       

       叶修确实很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然而孙哲平落败后也没有改变自己最初的想法,也不会退而求次地追求不再败得那么迅速。

  直到叶秋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孙哲平才收回目光,他不甘,却莫名无法生出半点怒气,反而从强烈的胜负欲中衍生出些许遇上敌手的愉悦,他回想叶秋的那副面具,却怎么也无法想起。

       那面具是法器。他了然地发现居然有人为了遮掩容貌专门造个法器。

       这人怪异之处不少,他想着。却不愿在这些事上深究。只是止不住自己的战意,身上隐隐发烫。他转过身准备离开,一丝光刺中他的眼眸,他眯了眯眼,停住了脚步。

  冬阳拨开了云雾,阳光轻轻地跃下,踩过绿叶,踏过雪原来到他面前。秘境仿佛不再拘于一处,光随着白茫茫的雪无限延伸,仿佛要冲出结界。

  它不算暖,连烛火都不及,却能点燃他的血液,如同叶秋的战矛,泛着冰冷的精光却烧热了他的心。

  光雾笼罩着天际,白云染上了慵懒的淡金,阳光温柔地伏在雪原之上,拉长了树影。


  叶修看着瓶中的玉草粉,忽得回忆起了往事,勾着嘴角抖了抖瓶子,粉末便洒了下来,落在手中的指戒上,玉草粉一触那指戒便闪着银光,接着消失不见。叶修将其重新装入盒中,和恒纸一起拿了起来,然后起身打开房门,此时正是霜冬晨曦,天际赶来的光从叶缝中落下,覆在霜雪上。他踏出一步,阳光就落在他的脸上,晃得他眯了眯眼。然后他走下木梯便一步步向那条羊肠小道走去,暖光就跟着下移,拥住他的全身,最终又湮没在树荫中。


  孙哲平呼出一口气,将“葬花”收回了背后。练过重剑后,身体舒展开来,有些发热,他从白塔右侧的武道场走向青石板铺成的小路。

  他走到尽头时,望见对面树丛中钻出一个人,看清那人的相貌时,他顿时停下了脚步。

  是叶修。

  他也看见了孙哲平。


  两人遥遥地相望,孙哲平有那么一时恍惚,好像回到了三年前来寻叶修的时候,那时他靠在庙堂后墙,这次他站在武道场的石路。可是叶修呢,还是束发有些凌乱,一身灰白棉布,衣边上挂着些许碎叶,粘上一圈尘土,从树丛中,走出来,走向他。

  他也向对方走去,当在叶修面前停下时,叶修递给他一卷恒纸又从盒中取出一枚指戒。


     “拿着,以这枚指戒为眼再照着纸上所记的做,便行了。不过其余的东西还要你们自己备着了。”

  孙哲平点头应一声后便不再言语,只是郑重地收了起来,跟着他一起走向食肆。


  在途中遇见来送膳食的苏沐橙,她有些惊喜地看着叶修,和两人道了安好。又瞥见叶修手中的盒子,向叶修投去询问的眼神。

  叶修笑着将盒子扔了过去,苏沐橙稳稳地接住,那一霎就发现里头空无一物,她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瞬间就将震惊的情绪藏了起来,只是微笑着走向他们,一起前去食肆了。


  叶修他们坐在窗边桌前,苏沐橙已经将桌上空了的食盒收起来提走了。


     “那么我们来谈谈报酬罢!”叶修靠在椅背上,酒足饭饱后微眯着眼,有些懒散。

  孙哲平点着头说:“要什么报酬?”  

  叶修从窗口探出头来,向下喊道:“一帆啊,听沐橙说罗辑去汇耀看他师尊了?” 

  乔一帆连忙抬起头,望过来回道:“是,路途遥远,此去怕是要明年才能回来。文会只有安先生了。”

  叶修听罢对乔一帆点头示意,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孙哲平随口说道:“也不要你当先生,我们缺个打杂的,你就别走了。反正哪里隐居不是隐居。”又见孙哲平不说话,继续道:“怎么,不乐意?可你们那些宝贝......说实话,我又用不着。”

  “没,就是觉着我们太占便宜。”

  “嘿,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不过我们这儿也不缺别的,只是刚好就差一个人。正好省了老板娘明个儿去寻。”

       孙哲平自然是应下了,只是表示托不久前到山下的百花亲传弟子将东西捎回去。

       叶修有些惊讶:“等了三年?”

       孙哲平有些好笑,说道:“没。近年来张佳乐一直派弟子历练,掩人耳目。亲传弟子便暗自前往嘉兴这一带。”

       “哦。”叶修点头表示了然,“那你早点回来。”

       这话也不知道触到了孙哲平哪里,他的心忍不住颤了颤,然后望着叶修沉默了片刻,笑道:“好。”

       那是属于孙哲平的笑。


  苏沐橙洗净了食盒放了起来,归来途中遇见正要下楼的孙哲平,打了声招呼就回到了桌前。

  她也不说话,直勾勾地盯着叶修。

  最终还是叶修忍不住笑道:“这般看着我是做什么?”

  苏沐橙撇了撇嘴,小声道:“我还要问你做什么呢。”

     “那盒子也是宝物,正好可以去装你上次和楚云秀在北境找着的......”

   “不是说这个,你就这么用掉了?”

   “该用就用呗,难不成还留着做传家宝啊。”

   “也是,榜首才是实的。”苏沐橙被他逗笑了,点了点头,接着叹了口气故意道,“反正,那些都是‘身外之物’。”

        叶修无奈地看着她:“几十年前的事了都......”

        苏沐橙眨了眨眼,笑嘻嘻地说道:“你问问孙哲平不就知道多少年了吗?”

       “别给我偷天换日啊......”

       “我打赌他一定记得,真的!”

  两人边聊边下楼,出了阁就看见孙哲平踏上了最后一节石阶,走了过来。

  叶修突然问道:“说好的脱胎换骨丹带上来没有?罗辑那屋老魏占着呢,三年前的房钱可是逾期了。”

       孙哲平呵呵一笑:“你方才不是说不缺别的吗。” 


  “是不缺,但是好东西又不嫌多。再说,你不是贵客嘛,这房钱自然也要贵些。”


  你说这人多奇怪,大是大非上仗义又洒脱,却喜欢占点小便宜,就又好似这人多小家子气一样。


  陈老板下山理事,傍晚归来时知晓了孙哲平还要留下“打杂”一年,受宠若惊,忙表示魏琛之前这三年跟方锐同屋,这才在空出一房时搬进了罗辑的住房。交什么房钱!客房多得很,尽管住!


  晚膳后上林苑点上了灯笼,挂在了客舍外。

  上林苑的贵客旅客、文人武人都行礼互道安寝,陆陆续续地就回房了。


  孙哲平和叶修两人一起走着,在客舍前停下。

  灯笼散开的橘色暖光晕在两人的轮廓上,又绕过他们向黑暗延伸,最后被夜晚吞没了。

       那灯火好似透进了人心里,孙哲平甚至在叶修的眼中看见了一抹光。

       如炉火般温暖的光。


       之后他们告别,叶修走向了那条小道,在白霜上留下了一个个浅浅的脚印,背影消失在黑暗中。

       天暗如墨,寒风在叶缝中穿梭,引起阵阵轻响,上林苑客房中的灯也一盏一盏的陆续熄灭了,只有灯笼挂在屋檐上轻轻晃着,此后夜中也就再无声息了。


====TBC====

        (中)

冰霜树境其实就是冰霜森林233

恒纸是虚构的设定_(:з」∠)_

以及......我该怎么补救这篇文!!【咆哮

希望看到这篇文的各位可以给我一些自己的看法、建议或者有益的批评我会虚心接受的,非常感谢!

超级感谢南烛烛的repo!=3=

评论 ( 27 )
热度 ( 57 )

©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