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纯食。
虽然是一只咸鱼,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盏好灯!


【伞喻叶】泉客(一)

*年龄为设定服务,十九世纪架空背景

*主喻叶

*鲛人叶 

*对相关知识了解很浅显,欢迎捉虫w

 

       喻文州是被一阵寒风惊醒的。

 

       他睁看眼看见的是雪白的曲面,他还停留在昏迷前的狂潮和颠簸船只中的思绪此时被召回,他如此庆幸自己是被寒风惊醒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不再经受风浪的洗礼,意味着他身处一个较为安全且温暖的栖息地。事实也确实如此,他撑住身下的兽皮从雪床上坐了起来,望向风来的方向,那是冰屋的入口,透明的一条条遮蔽物掉落了一些,露出缝隙,风便是从那来的。

       他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身子下了雪床,隔着厚鞋底踩在床前的兽皮上,察觉到不同于雪柔软的实感,他掀开脚下的兽皮,发现底下垫着一大块木板,木板底下几块歪歪扭扭的油布压在那里。

       不知道是谁救了我。他重新将兽皮铺回去,站起来环顾四周时这般想到。又对屋内雪面上的痕迹感到疑惑,除了拖拽的痕迹——他认为这是自己留下的——还有一些奇怪的扫痕。

 

       简直如同他和队友捕到的活鱼扑腾过的雪地一般凌乱。

 

       他发现了自己的背包静置在床边,旁边还有一个大型皮袋。他蹲下来从自己的包中摸出手电筒,打开后清点完自己的物品后迟疑了一会儿,拉开了那个皮袋。

       里面有许多盒火柴,几罐盐,破冰斧等装备,奇怪的是还有几袋鱼饲料。然而引起喻文州注意的是五花八门的书和笔记本,其中居然还包括各类辞典。而仅有几本与笔记本一样有着明显的老旧痕迹。

       他拿起那几本旧书,选书的类型让他琢磨不透,譬如说《剖析海洋生物基本习性和行为语言》与《窒息》,前者是很学术的理论书籍,后者的简介大意是非人与人的恋爱故事。他翻开老旧的封面,这两本书泛黄的扉页上所签的名字略有不同。

 

       一个是苏沐秋,一个是苏沐橙。

 

       他抑制住了自己双手震惊地颤抖,避免了将书掉落在地上的可能性。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了。

       这两人绝不可能将他救起,于是他对救助他的人的身份反而更加好奇。

       他略略地翻了其它几本旧书,最后才拿起那几本笔记本。

 

       探险笔记。

 

       这不可能!喻文州盯着首页的自白,惊讶重新在他的眼中闪现。他又来来回回看了半天才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本探险笔记。

       可是苏沐橙却在报道中说一切笔记都在冰原探险中遗失了。十几年前的那场只有她一个人活下来的探险中,一切考察和发现都付诸东流了才对。

 

       他继续往后翻。

 

       每日的记录都出自不同人的手笔,大都是日常考察记录,他没有细看,直至纸张停在了他们遭遇意外走失的那一天。此后笔记本已经几乎等同于日记的存在了。

 

       “7月14日:

       发现了冰洞,挨过了一晚,可是我们已经找不到其它人了,所幸我们还有一些装备和食物......不知道能撑多久。”

 

       “7月15日:

       我们没有找到更安全的地方,只能待在这里,食物不多了,我们必须要去钓一些鱼,虽然我们没有鱼竿也没有鱼饵。

       沐橙说我们可以钓鲛人,让鲛人帮我们,真是个好主意,如果不是用喊的话我可能会接受她的提议。”

 

       “7月18日:

       希望不会遇到猛兽。”

 

       “7月22日:

       今天很幸运,我们抓到了鱼,奇怪的是,它们都聚集在离岸不远的礁石周围,该不会是为了晒太阳吧......老实说那礁石的视角一定很好,而且很适合晒太阳——如果够躺的话。”

 

       “7月28日:

       又暖和一些了,有一些浮冰融化了。比围在礁石边的鱼更奇怪的是我们至今没遇到过极具攻击性的动物,当然并不是说我很想见到它们。”

 

       内容大都类似于此,直到喻文州察觉到笔记中透露出的些许端倪。

 

       “8月10日:

       一切照旧,我们猜测这片区域根本不是爬行动物的分布区域,原因不明。原本一旦有阳光就会聚集的那块礁石附近的鱼却渐渐少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这几天还是不要去了。”

 

       “8月21日:

        连续一个多星期没有去礁石那边,还好我们的食物还足够,每当看到苔原中冒出的生命都不得不惊叹......我们决定明天去礁石看看。”

 

       “8月22日:

        礁石旁的鱼像最开始一样多!可是后来突然全部朝一个方向去了。不会是我们的缘故,因为我们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不过在鱼群游向远方之前我看到了水里有什么东西,感觉是一条大鱼,好像是瞬即掉头走了,我认为鱼群是追随它而去的,然而哥哥说我看到的也许只是浮冰的影子。或许吧!”

 

        “8月24日:

        难以置信,我们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荒诞的想法。”

 

        喻文州看到这里皱起了眉头,笔记的内容开始含糊不清了。

 

        “8月26日:

        我看到他了!”

 

        “8月28日:

        水果不多了。”

 

        “8月29日:

        我们打算造冰屋了,希望能成功,如果做不成我们还能躲进冰洞里,应该也能挨过九月的暴风雪吧......他有神奇的语言天赋,我们教他说话。”

 

        “8月30日:

        我知道自己很自私 ,但我真的不想再在雪地上看到他了。”

 

        这是苏沐秋的字迹。不想看到他?可前文苏沐秋似乎并没有对他表现什么恶意。不会说话......喻文州想起了狼孩。可是这片区域是没有爬行动物的,人类又不可能生活在海里。

 

        等等。

 

        喻文州捕捉到一个细节——在雪地上?

        意味不明。喻文州有些烦躁,笔记遮遮掩掩地叙述让他头疼。

 

        “9月3日:

        水果吃完了。他学会了说话!【此处大段涂抹】”

 

        喻文州依稀辨出被涂黑的部分有“独特”、“奇迹”、“漂亮”等字眼。

 

        “9月19日:

        希望能挨过暴风雪。”

 

        喻文州再次快速翻动纸张。

 

        “10月3日:

        我好像爱上他了。”

 

        这又是苏沐秋的笔迹,然而却被涂抹掉了,但喻文州还是依稀辨别出了这句话。而记录的间隔从这里开始有了几次很长的间隔。

 

        “10月26日:

        他还是没回来......已经五天了。我们从没想让他这样做,也从没告诉他,可他还是去了。万一......”

        这里的笔迹有些潦草,喻文州透过这几行字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焦躁,又盯着这个日期皱了皱眉,发觉有些眼熟。

        他的手肘撑在床沿的兽皮上,扶住自己的额头,眯着眼从模糊的记忆里搜寻着熟悉感的来源。

        窗外飘飘扬扬着小雪,那是当地难得一见的一场雪,他的印象很深刻。除此之外,还有桌前灯光下的报纸,和手边日历上被红笔圈起的日期......喻文州最终还是想了起来——那是10月26日的晚上,日历上那圈起的日期正是10月26日,他领取海洋保护协会证书的日子。记忆的止水夹被打开,他瞬即回想起那张环保报上的大致内容,北极圈近海的大型石油泄漏事件;我国沙尘暴的有效抑制......还有,一支著名的探险船队宣称在返航途中发现了鲛人,附带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

       他放下的手一顿,快速往回翻动,再次看到“礁石”、“鱼类的聚集”、“不会语言”的内容后,他理解了当初的苏氏兄妹一样“无法相信自己荒诞的想法”的心情了,他在极度震惊的同时不由生出怀疑,这个猜测一旦被证实,其带给人们的思想冲击无疑是巨大的,否则这种充满不确定、本不该被放在这份极具影响力的环保报上的内容也不会被刊登出来,即使它只占了很小的一块版面,甚至挤在了角落。

       然而这一则消息确实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但没过几个月就平息了,因为在此之后按捺不住的考察人员在前往船员所说的方位,并沿着疑似鲛人的海洋生物的离开方向搜寻,奇怪的是那条路线的海洋生物比以往更加密集,像是隐隐汇成一条将船队引向北极地区的锁链,他们沿着这条路线一路前行,所有的海洋生物异常的温顺,甚至连海洋也意外的平静。然而,当他们更加认定了鲛人存在的可能性时,最终,只找到了海边冰洞里遇难的苏沐橙。

       他们认为,鲛人的数量太过稀少被探查到的可能性极小,而这次航行的异常跟鲛人的存在有关。但是外界不相信他们口说无凭的言论,认为海洋生物的聚集和石油泄漏有一定的关联,加上船队遭受海洋生物主动攻击的情况本就甚少,温顺只是船员过于相信鲛人的存在产生的错觉。于是话题的走向由鲛人被拉向了苏沐橙在遇难的情况下居然在北极地区存活了约莫五个月的奇迹。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事实已经很明显了,可是即使内心基本接受了这个信息,但疑虑仍然在角落徘徊不散。

       他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翻回原先的页数。

        “10月27日:

        他回来了!幸好没出什么事。”

        “11月25日:

        我的坏血病加重了。”

 

        正如苏沐橙所说的一样。喻文州想起了当年的报道,苏沐橙平静地说:“其实水果早就不够两个人吃了,但是他骗了我。”他叹了口气,心里不免衍生出兔死狐悲般的悲哀。

        说不定我最终也是这个下场。他苦笑着想,然后继续往后翻去。

 

        “11月26日:

        12月下旬会有船来的,沐橙会得救的。可是他......”

 

        “12月12日: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苏沐秋的字迹越来越凌乱,最后一笔他似乎没有了力气,那一个点被拉长最终留下无力的笔痕。

        喻文州继续往后翻,但之后就都是空白了。

 

————————待续—————————

(二)

 胡来的背景......我查了一下资料,大自然保护协会是二十世纪成立的,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是二十一世纪,各类协会也差不多是这两个世纪,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更早的,所以设定这个背景下存在相关报刊和海洋、自然保护协会,但很少且小众。有种主宰一切的爽感呢!

希望看到这篇文的各位可以给我一些自己的看法、建议或者有益的批评我会虚心接受的,非常感谢!错误的地方或者细节问题也请指出w。

评论 ( 4 )
热度 ( 49 )

©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