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纯食。
虽然是一只咸鱼,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盏好灯!


【平叶】在长街尽头的路灯下

●学院paro

●元旦快乐!【然而我居然在写中秋......

●流水账一般的......


        B市的秋天来得像初起的微风般清晰,树叶已经泛黄,陆续地落了。

        叶修走出食堂脱离了充斥窸窣杂音的室内,耳边霎时静下来了,他哆嗦了一下,甚至在晚风吹过双臂时吸了一口凉气。时间还不算晚,可是天已经黑了。夜晚比白日凉冷,他不免有些后悔没有披上外套。

        好友们紧跟着出了食堂,天南地北地瞎扯似乎把室内的二氧化碳一起拽出来了,他觉得暖和一些了。

        黄少天拉上了外套的衣领,搭上叶修的肩膀损他:“让你穿短袖,冷傻了吧?”

        叶修看了他一眼,突然把冷冰冰地手伸进他脖子里。

        “我操!”黄少天一个激灵蹭地蹿开了。

        旁边传来了对黄少天的无情嘲笑。

        “怂,真怂!真男人怎么能怕冷!”张佳乐鄙视道,然后,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很怂地拉上了衣领。

        方锐一如既往地坚持他的风格:“是男人就坚持三十秒!”

        “啧啧,猥琐!”

        “就是。”

        “不要污!正直的画风就是被你们破坏的!”

        黄少天不甘示弱地竖了一个中指,垃圾话怼到飞起。然后转头看见叶修对手心哈欠,觉得自己还是要尽尽情分,于是低声问他:“要不我外套借你?”

       叶修还没说什么呢,旁边传来惊呼声。

       “我去,纯爷们!”

       叶修偏过头望见孙哲平十分干脆地脱下了外套。

       “刚吃完,有点热。”孙哲平说,淡定的样子很有说服力。

       “哎呦喂,刚刚谁在装逼?”

       孙哲平笑着说:“你爷爷。”然后顺手把外套扔进叶修怀里。

       叶修很自然地穿上了:“谢了。”

       这确实只是一个普通的举动。平常到黄少天本该没有任何念头。可是他还是忽地想起曾经闪过的一个疑问。

       该说他们关系好吗?黄少天想了想,发现自己无法定论。他们曾有过十分亲近的时期,可浪还未起,风便停了。他们又成了那偶尔惊起涟漪的湖,却总在不经意间缠绵。像极了一个来不及的吻。

       黄少天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意外了,在他以为两人只是关系不错的普通友人时,总会时不时察觉到他们宛如密友的细节,又转而捕捉不到了。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心思不一会儿就被拉到别处去了。

       叶修紧了紧尚存体温的外套,轻轻地笑着。

       晚上避开亮堂的常规路线已经是他们约定俗成的了,在没几个路灯的林间小道里,面对四周黑暗中隐约显现的树木的轮廓,气氛反而高涨起来。小路略窄,青石板上堪堪只够两三个人并肩而行。孙哲平放缓了脚步,友人们笑闹着往前走去,他便陪着因为走得懒懒散散而掉到队尾的叶修走。

       “冷吗?”孙哲平很自然地握住了叶修的手。

       “还行。”叶修说,孙哲平的手心是温热的,刚好掠去了他指尖的凉意,“手挺热的,辣椒真能驱寒?”

       “你可以实践一下。”

       “算了吧。”叶修笑着说。

       

       他们很平静地跟在队伍的后面,就如曾经的每一次一样,紧握着对方的手,走进充满橙色灯光的宿舍楼,踏上每一层台阶,然后在分别时松开手。

       “我靠,哪个天杀的开的窗。”

       宿舍门临窗不远,此时窗口大敞着,外面风一起,就灌了进来,吹得众人爽得一比,匆匆告别,和自己的舍友钻进了屋里。

       叶修脱外套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是孙哲平的,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去对门找他,刚好跟他说说中秋的事。

       “我去还个外套啊。”他随意跟沉迷游戏的老魏他们打了个招呼。

       “哦哦哦。”他们连连点头敷衍道,也不知道到底听见没。

       叶修也不在意,随手关上门,没几步就走到孙哲平宿舍门口,敲了敲门,不一会儿孙哲平就出来了,他关上身后的门,接过了叶修手里的外套,又握了握他的手说:“啧,又凉了。”

       “没事,一会儿就进屋了。”叶修看了看自己的T恤,轻咳一声,“那什么,过几天中秋我得回去了。”

       “你爸不生气了?”

       “嗯......差不多吧。你呢?”

       “待在学校吧,毕竟没买到票。”

       叶修突兀地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去?有空多来坐坐。”

       孙哲平意识到了什么,他看向叶修的眼睛,那一瞬他就明白了:“那你爸到时候可真要生气了。”

       叶修笑出声来:“是啊,说不定我下半辈子就回不去了。”

       孙哲平没说话,就这么看着他。叶修也不需要他说什么,他望着孙哲平的双眼就什么都了然于心了,所以他一直笑着。

       感应灯已经灭了,窗外高举的明月被薄云缓缓遮掩住了,两人的轮廓在对方眼里变得愈发分辨不清,直至在黑暗中余下隐约的身形,可是孙哲平依旧知道叶修的眉眼所在,知道他的唇边挂着怎样的微笑,知道他的冷热,知道他的全部。于是他吻上了叶修,没有丝毫偏差的。

       外套掉在了地上,拉链的拉头和瓷砖碰出了细微的脆音,除此之外只有来自唇舌间的声响。

       孙哲平搭在他腰间的手传来的微暖的体温却像是在燃烧一般的令他战栗,袭来的寒风也无法吹冷。他们在黑暗中热烈地拥吻,所有压抑着的像是干冰般在热中乍起了滚滚白雾,在深深的追求中,抛去了最后一点不安和惶恐。

       只余下晕眩和粗粗的喘息,以及留恋。

       


  •         叶秋 21:29:14

  •         你说什么?!

  •         真不怕爸将来打断你的腿??

  •          

  •         君莫笑21:29:16

  •         所以,为了以防咱爸打断我的腿,靠你了


  •         叶秋21:29:26

  •         ......


  •         叶秋21:29:28

  •         ......


  •         君莫笑21:29:34

  •         行了,别点点点了


  •         叶秋21:29:53

  •         你真喜欢他?


  •         君莫笑21:29:55

  •         是啊!


  •         叶秋21:32:11

  •         你非要跟他在一起吗?!


  •         君莫笑21:32:12

  •         嗯。

              许久之后,叶秋才再次发来了信息。

  •         叶秋21:41:54

  •         ......算我服了你了,我怎么会摊上你这么个混账哥哥!!

  •         事先声明,好话我帮你说了,有没有效果就不管我的事了。


  •         君莫笑21:41:55

  •         :)


  •         叶秋21:41:57

  •         ......


  •         君莫笑21:41:59

  •         谢了                          


  •         叶秋21:41:17

  •         真谢我就别整这些事......


  •         君莫笑21:41:17        

  •         [自动回复]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儿再和您联系。


  •         叶秋21:35:19

  •         靠                                                


       要说孙哲平和叶修的情路历程,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就像两人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夜晚,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时刻决定为将来的相守做准备一样,从他们相遇,到相识,到相知,到相恋,再到相爱都如同这夜的吻一样水到渠成。也没有刻意地隐瞒什么,除去热恋时期的腻歪后,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那么自然得理所应当到难以叫人辨出革命友谊和老夫老妻相处模式的微妙差别。也许有人看出来了,可是终究没人问,他们也就懒得讲,他们的终极理想也不是谈一场轰轰烈烈、人尽皆知的恋爱这么扯淡。

        

        “你说,”孙哲平喝了一口面汤,想了想,还是问道,“什么样的人设比较讨喜?”

        叶修憋着笑咽下口中的面条,然后乐得肚子疼:“搞半天你在想这个啊!”

        “你这样就挺好的,真的。”叶修看了对面孙哲平阴沉着的脸真诚地说道。

        “你看,”叶修伸出手指,边说边比数字,“首先,老人家喜欢懂礼的;其次,我爸他欣赏纯爷们。”

        “然后?”孙哲平瞥了一眼他刚刚竖起的第三根手指。

        “爱国。”

        孙哲平从他碗里夹过一块牛肉,随口扯道:“那我是不是别拿什么水果改带国旗?”

        “你可以实践一下。”

        孙哲平看着他眼里闪过的狡黠,又从他碗里捞了块牛肉,不过这次被叶修一敲筷子,夹着的牛肉又落了回去,孙哲平嫌弃道:“记仇啊你,”

        叶修优哉游哉地喝了一口汤:“哪有,实践出真知啊,大神。”

        

        叶修家就在B市本地,回家也方便,放假前的这天晚上他们就随便收拾了点东西干脆利落地从宿舍出发了,解决了晚饭问题,出了面馆就直接往地铁站去了。顺便去附近的店里买点东西回去。

        “别买月饼了,里头肯定一堆一堆的呢。”叶修说。

        “那买什么,真买国旗?”孙哲平把手中的月饼盒放下。

        叶修想了想:“额......水果?”

        “真老套。”孙哲平鄙视他。

        叶修踢了踢他的腿,呵呵笑道:“那你给我想一个。”

        孙哲平略一思索:“还是国旗吧。”

        叶修面无表情地从另一边的货物架上取下了一罐茶叶。


         

       地铁里的拥挤程度不亚于大马路,两人挤进地铁的过程十分艰难,他们以面朝玻璃的状态贴着边儿站,孙哲平的手从叶修右侧穿过他的身后最终撑在了他左侧的椅背上。叶修所兴就不扶了,抬手在起了薄雾的玻璃上沿着上面映出的孙哲平的脸的轮廓慢慢描起来。

       他描完后地铁还没到站,又开始描孙哲平的五官,直至孙哲平在他耳边说:“到了。”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

       下了地铁站,还有不少距离才到目的地,由于人太多,他们费了好大劲才上了一辆出租车。结果半路又堵车了。

       “所以我一直不想在假期出门。”叶修躺在车内偏过头无力地对孙哲平说,这一偏刚好靠在他肩上。

       “这赌得够呛啊!”司机感慨道,又有些歉意地说,“我看要是等不及的你们直接走去吧,钱我退给你们一半。”

       叶修一想也是,这指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于是和孙哲平一商量,采纳了司机的建议,不过没收那一半的车费。

       两人看了看路线,沿着街道慢慢走,突然叶修拉了拉孙哲平,往旁边一指:“我记得从这里近一点,走这边吧。”

       叶家居所是在湖水之畔的别墅区,虽然是城市核心区, 却像世外桃源一样隔离喧嚣。所以顺着叶修所说的那条长街走去,随着向目的地的接近人群反而越来越稀少,最后只偶尔有几个过路人从不远处经过罢了。

       路灯把整个街道照得敞亮而温暖,被灯光笼罩的夜空像是蒙上了金橙色的光雾。他们就这样沿路一直走、一直走,孙哲平偏头去看叶修,他今天穿得倒挺严实的, 看上去也不是很冷的样子。可是孙哲平还是忍不住去摸他的手。

       嗯,还好,是温的。

       孙哲平暗暗点了点头,顺势就牵住了他。经过长时间的折腾,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们也已经遥遥望见了长街的尽头,倒没有觉得困乏,甚至感觉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也不会倦怠。



——————完——————

我也写得好亢奋!没有倦怠!!

平叶超棒!

灵感来自于Olafur的曲子,今天也依旧是听着Olafur的曲子码的!XD


晚安w

希望看到这篇文的各位可以给我一些自己的看法、建议或者有益的批评我会虚心接受的,非常感谢!

评论 ( 8 )
热度 ( 62 )

©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