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纯食。
虽然是一只咸鱼,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盏好灯!


【all叶】达拉崩吧(一)

*灵感来自于 @凋君 太太B站的all叶版达拉崩吧 
*ABO设定(为了让叶公主这个称呼合情合理【咦)
*国王设定略黑化
*ooc,而且画风和视频完全不一样,我的文风一点都不可爱(躺(等等我有文风吗


       很久很久以前, 库米弗拉玛尔萨耶努巴希尔特国经历了内乱后重新安定下来的主城再次被空中袭来的巨龙打破了宁静。
       巨龙扇动着他巨大的双翼冲入了王宫的领空。
       王宫是那么的辽阔,连巨龙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城外的人说:“你看那一闪而过的巨龙,它有世上最快的速度!”          
        城里的人说:“你看那刀枪不入的巨龙,它有世上最利的爪牙!”  
        王宫的守门人丢下了手中的长枪:“你看那面庞凶恶的巨龙,它有世上最可怕的双眸!”   
       宫内的侍者惊恐的大喊:“巨龙飞向了公主的庭院!” 

 

       身形巨大的飞龙,降落在公主的面前。它的四足占满了灌丛间的草地,它的长尾绕过树林的间缝得以安放,它的身躯正好侵占完了宽敞的庭院。它的前足离庭院的湖相隔不远,公主一身玄色风衣站在它前足间延至湖边的青石板小径上。 
        叶修仰起头望着这位擅闯王宫的不速之客,眼中流露出些许讶意,而神色依旧平静。
        “我尊贵的公主。”巨龙开口道,宛如一位年轻的男子说着得体的话,“我诚挚地向您发出邀请,请您和我离开。”   
       叶修的眼中的讶意更深了几分:“诶,你会说话?”  
       他至少一百岁了。公主想。
       巨龙笑了笑,可惜在兽脸上显得有些狰狞:“每个巨龙都会说话。”   
        叶修怔了半秒,了然得回以微笑,并不打算解释,只是正欲开口说些什么,这时一阵不同寻常的强风刮过,扬起他的风衣露出衣底贴合小腿的长靴。他转头看向风来的方向,却只望见视线的里高大的城堡,那里有城堡最为醒目的房间,它位于正中央,它的庭台比任何一间房都要突出而宽敞,拥有最华美的装饰和最至高无上的地位。公主沉默地盯着那个房间的巨大落地窗,然后回头对巨龙笑道——“请你带我离开。”  
         巨龙在见到公主的第一秒就知道事情超出了自己预料,它所看到的这双眼睛没有惊恐与慌乱,这位男性omega甚至主动要求离开。“也好。”它想,“反正我无论如何都要带走他的,这比强行抓走一位挣扎反抗的公主要简单得多。”于是他连询问都略过,只是伏下头邀请他坐上自己坚实的背脊。
        “在此之前,请让我同父王道别。”公主说。       
         "来不及了,风境即将关闭,三次警风袭过后,无人能打破风境进入龙谷。"巨龙说,接着他再次说,“请跟我离开。”   
        公主似乎并不是十分坚持,他随意点了点头,妥协了,蹲下身来随手捡了根树枝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后,将风衣脱下扔在旁边。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不久后叶修就向巨龙走近,刚刚行至它身侧时,便突然身体一轻,像是有什么将他拖起一般,他飘起至龙背上方缓缓下降,最后轻轻被放下,稳稳地坐在龙背上。 
        此时骑士团闯入了庭院内,举起武器冲上前来,可惜一切已经晚了。
        巨龙开始起飞了,它那双巨大的双翼掀起可怕的气流,掀翻了骑士团的精锐们。而公主只觉得有一股力量拉住他般,使他吸附在龙背上。虽然如此,这力量却并没有束缚他,他可以自如的移动,只有接触到巨龙的部分才会受到地心引力般的魔力。 
        这时,巨龙就是他的地心,他不得不依附的源头。他像是挣脱了锈迹斑斑的旧枷锁后又被拷上了新的锁链般。
         “但这总比之前好。”他最后望了一眼开始变得渺小的王宫想着,然后再也没有回头。
         “六级力系魔法。”叶修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巨龙身上,感受着新的枷锁暗暗感叹,“会魔法的龙可不多见。”
        正当他还在咂舌之际,巨龙已然腾空。而迎面冲来的烈风刺得他眼睛生疼,快要睁不开了。他抱住巨龙的颈脖,试图挡住凶残的风,但是效果不太明显,他大声喊:“那个谁……”他一时不知道如何称呼它为好,可是现在刻不容缓!
        于是他情急之下喊道:“大眼同志,能不能慢点儿?” 
        巨龙的身体和双翼僵了僵。
       “抱歉,刚刚情况紧急。”叶修感受到气流因放缓速度而平稳下来便不再趴抱住巨龙,而是直起身子真诚地道歉。然后他想了想,又说:“所以我可以叫你大眼吗?”
       “……我叫王杰希。” 
       “好的,王杰希。”他从善如流 。


        他们此时已经掠过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山,离王国越来越遥远。而巨龙刚刚意识到自己确实没有将公主没有抵御风寒的能力这一点考虑在内,况且公主还是个刚把风衣脱掉的体质差的omega。
        于是叶修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件魔法袍,头上戴了一顶魔法帽。虽然魔法帽被施加了低级魔法无法吹落,但他还是抬手压了压帽沿,喊道:“谢了!”
         “其实你不用那么大声,我听得见。”王杰希忍不住说。
         “哦,”叶修的音量回到常态,“你早说嘛。”
         突然熟悉的强风再次朝两人卷袭而来,而后匆匆离开,在空中留下气流波动的痕迹。
         “我们要加快速度了,如果难受就抱紧我。”巨龙说。
         “嗯。”叶修应道,再次抱住了巨龙的脖子,脸贴在冰凉的鳞片上,闭上了眼睛。
         等耳边的呼啸风声渐息,叶修睁开眼坐起来,发现巨龙在森林深处的一谭清湖边的绿地落定了。
         “我们进入风境了,不用赶时间了,你可以休息一下。”巨龙说,“不过最后一次的警风是最强的,所以休息请离我近一点。”
         叶修应好然后欣然从龙背上滑了下去,在湖边洗了把脸后从自己的裤袋中摸出一个样式简单的烟盒,不过其上皇室威严华丽的图徽让它变得非凡起来。
         打开烟盒发现里头空无一物。
         “又让小周拿走了。”他有些郁闷地想,“早上就应该检查一下的。” 
         没有烟的日子要怎么过啊。他叹了一口气,满脑子都是没带烟。然后他突然由此发现一个问题——他,没带抑制剂。
         这下遭了。
         他连忙转过身来询问巨龙能否再会王宫一趟,巨龙还没回答,此时最后一场警风准时到来了。它阻碍了王杰希的话语,冲散了公主的尾音,甚至将空空的烟盒从公主手中抢走,飞向不知名的地方。叶修已经无法注意烟盒的去向了,只能抓紧的袍子的领口,压住了本不需过多关照的帽子,连忙贴紧巨龙的身躯。

         “没关系。”警风散去后巨龙说,“我会想办法的。”



          “国王陛下。”骑士羞愧地低着头跪地请罪,身体因恐惧而不住地颤抖着,“公主……公主他……”他艰难地强迫自己说下去:“公主他被巨龙带走了。”
         年轻的国王没有说一句话,可骑士仿佛感觉有千万浓云压境袭来,沉闷地几乎窒息。他下意识的抬眼看了看,正对上周泽楷盯着他的目光。
         锐利地刺穿他的心脏,他再度垂下眉眼,头沉得更低了。
         “带走?”周泽楷重复了一遍,然后加重语气道,“去找。”
         “可是……”骑士咬了咬牙,如果可以他并不想触国王的怒,但他不得不说,“可是公主留下字样,他说……”
         “什么?”周泽楷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手却紧了紧。
         “他让您,不必找他。”
         “在哪儿?”周泽楷站了起来,立马命令,“带我去。”
         周泽楷固执地要亲眼见到所谓的字样,但当他站在庭院内的湖边他又有点情愿自己没来过。他看着土地上写着的“不必找我”四个字,抿着嘴,脸色有些难看。地上的风衣早已被侍者收起,而底端沾着泥土的树枝还带着新鲜的土壤气息被丢在一旁。
         “国王陛下。”首相赶了过来,单跪行礼却不肯起身,“巨龙给主城带来了灾难。城里出现了可怕的怪物,现在情况紧急,请陛下立刻做出裁决。”
         “杀了巨龙。”国王看向一同赶来的骑士长说道,然后停顿了片刻,“带回公主。”
         “陛下!”首相脸色难看,但他低着头不敢显露,只是用呼喊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传令下去。”周泽楷说。
         首相这次终于按捺不住了,话中带着哀求:“请您放了他吧……”
         “他永远是王国的公主。”周泽楷平静地说。
         首相不再说话,骑士长早已领命告退了,他有些年迈的身躯停滞了许久,才再次弯了弯腰,行礼告退了。
         


         几天以来,士兵们在骑士团的带领下在怪物频繁地入侵中身心俱疲,勉强守住了城邦,然而再没有更多的人手前去战胜巨龙。
         可是巨龙带来的灾难诅咒,必须要破解,否则王国将永远陷入可怕的灾难之中。
         这时,有一位勇士赶来了。
         他说——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入最深的森林。”
         “我会打败该死的巨龙,”他不惧国王的威严,直视周泽楷的双眼,扬起自信的笑容,“然后把公主带回来。”
         “你叫什么?”国王问他。
         “陛下,” 他说,“我叫黄少天。”
         勇士黄少天浑身上下洋溢着阳光与朝气,带着勇敢而胸有成竹的笑容,但他的双眼却像他的剑一样冷静,一样锐利,一样坚不可摧。


————————未完待续————————


授权:


好啦,虽然写得挺短的,不过至少上了两千,所以就这样吧......我就是很短小啊,想怎样x

评论 ( 8 )
热度 ( 97 )

©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