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纯食。
虽然是一只咸鱼,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盏好灯!


【all叶】树笼(一)

*王叶+喻叶+翔叶

*我知道这个搭配很诡异

*我还是不说这是什么设定了,反正结局肯定很有WTF的感觉【xxx

*BE

       “首页:抽空摸了张老王,喝下午茶的魔术师莫名苏??[图,jpg]”

       至于看到这张图到将它设为桌面的过程已经不记得了,像是录像带被洗掉的一段空白,只剩两个相连的断点留在脑海里。

       我的视线落在电脑桌面上,怔怔地看着那爬着绿藤的落地窗,透过玻璃的阳光,和地板上的阴影,屋内的陈设略显杂乱,王杰希站在桌旁,手里拿着茶壶,桌上摆着精致的茶具。

       它应该有鲜艳的色彩,譬如温暖阳光的颜色、譬如蜿蜒藤蔓的颜色,可是又像是黑白,在视线里交错变幻。脑袋里纠缠在一起的思绪让我的大脑有些迟缓。

       他可能是在等谁。我想。毕竟一个人喝下午茶为什么要站着呢?

       鼠标无意间略过桌面,突然有文字冒出,在茶具旁慢慢地小幅度上下浮动着。我迟钝地盯着茶具半晌,再度将鼠标放了上去。

       “需要来一杯茶吗?”

       点击【好的】。

       

       我拿起刚刚被注满茶水的杯子,朝对面点头致谢。

       “请问您来找我有什么事?”魔术师穿着得体,勾起杯子站在对面,靠在了身后的书柜上。

       “我在找......”我怔怔地不由自主地回答,自然地好似我本来就知道我在干什么,将要干什么一般,“两朵花。”

       下面的话就更加自然了,我笑了笑说:“一朵蓝色的花和一朵红色的花,先生。”

       王杰希没说话,只是喝了一口茶。

       “我听说您有个花园,如果您愿意让我找一找......”我请求道。

       “好吧。”王杰希说,他看上去并不意外,反应甚至有点平淡。

       我跟着他走出房间,经过弯弯绕绕的长廊,踏过没有栏杆的楼梯,来到他的花园。

       我站在温室墙面中部的通道打量着这个花园,它比我想象地要干净,不单指表面上,又得算上色彩和感觉,主打是白色,再添入植物的绿。虽还有各色的花叶但总归还是只有这两个念想在心里,比起长廊和楼梯白墙上挂着的奇奇怪怪的画,或者是不合场景出现的各类道具,这里确实干净多了。但却又奇特,这大概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奇特的花园了。

        这是个很高的温室,螺旋梯和花槽相连,从顶部直达底端,花槽里的花叶贴在玻璃上像是要探出去,却生生给拦住了。梯子照旧是没有栏杆的,它们绕着贯穿温室的中心石柱旋转而下。而石柱上缀满了一层层花槽,在空中轻轻浮动的石块将它们与螺旋梯联系起来。

        里头是照满阳光的,温柔地盖在叶上,空间倒是大得很,可惜没有树。这么一想,不知怎的感觉都不像是花园了,就像是个玻璃盒子一般,说不上囚笼却又没有自由。

        “怎么了?”魔术师见我踟蹰着不肯上前,问道。

        “我不知道。”我面露难色,“红色和蓝色......太常见了。”这时我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难堪而无措。

        魔术师不愧是魔术师,只见他的手中莫名奇妙地出现了一把剪刀:“你看到它就会知道了。”

        

        【恭喜您获得喻先生的剪刀,请将花朵剪下后连同剪刀一起还给喻先生。

         我怔怔看着透过玻璃的光柱中浮动的尘埃,脑海中隐隐约约闪现的画面里也有如这般浮动着的文字气泡,好似浮上水面倏然炸开的水泡,在消失的一刻我清醒过来发现眼前只有尘埃罢了,除此之外什么也想不起来,连同在脑海里呼之欲出的光标也溶解在阳光里。

         

         “您知道些什么吗?”我接过剪刀问他。

         “不知道。”王杰希说,“喻文州之前把花种在这里,留下了剪刀,就只是这样。”

        从他的神色看来,他和喻先生的关系似乎并不好,我也没敢多问。

         “谢谢。”我只好朝他道谢,然后沿着螺旋梯向下走去,视线停在花槽中跟着身体在移动,所有的颜色杂乱在眼中,我开始晕眩,浑浑噩噩地加快脚步,所有的一切在旋转中飞快的略过,我的胃开始不舒服起来。直至,我在尽头看见了一朵花,如血一般鲜红的。

        霎时,我清醒过来,拿起我手里的剪刀,缓缓地靠近,然而在我离它不过一拳之近时,剪刀突然燃烧起来。我惊叫地松开了手,心有余悸地看着掉落在花丛中的剪刀。

        它还在燃烧,不停地燃烧,却永远燃不尽,无法烧伤任何东西,它只是纯粹的火焰,此时没有什么实体可依附。

        只是形似剪刀的火焰而已。我想。

        我必须用这把剪刀。这个念头着魔般地在我心底产生了。

        我再度拿起了它,剪断了花的绿茎,在那一瞬间那朵红如血液的花朵消失了。

       【摘取喻文州的钥匙:任务完成度1/2】

        我站起身来,踏上最底层漂浮的石块一层层向上搜索,在顶端找到了那朵蓝如寒冰的花,我再次用火焰将它剪下看它消失在空中。

       【摘取喻文州的钥匙:任务完成度2/2】

       【获取喻文州的记忆碎片1/7。】

       【请将钥匙交给喻文州。

       我转过身想要离开,却一脚踩进水洼里。

       我站在街道边茫然地向四周张望,雨水落在我的发上,又打在脸上和身上,双肩都湿透了。我连忙朝旁边的屋檐下一躲,转过身去发现这是一家茶馆,与我隔着一层玻璃的桌椅处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喻文州坐在藤椅上喝了口茶,瞥了一眼经过窗前的女士,她脚步匆匆,头上戴着廉价的礼帽,身着素色风衣,板着一张脸,眼神麻木不仁。他握着笔的手顿了一下终归还是没有在速写本上画下哪怕一笔。他叹了口气,干脆放下了笔,细细品起茶来。

       那种女士他见过太多了,甚至不拘于性别——这类人他见过太多,于是他们身上没什么风景可画的了。倒不是说真就不可挖掘了,只是太过典型而标准的人——例如方才那位女士,让他没有动笔的欲望,除非是为了打发时间或者练练基础。

       要是能遇上稍微独特一点的......

       他看了看窗外阴雨连绵的天气,感觉有些倦乏了。突然耳边有人不轻不重地敲了敲木桌,像敲门似得有节奏地响了三下。他转过头望去,那人笑着对他说:“抱歉,没位置了,介意拼个桌吗?”

       他温和地对那人说:“不介意。”

       “你好啊,我是叶修。”叶修自然地在他对面坐下,随和地笑了笑,语气闲散而熟稔。

       “我是喻文州。”他点了点头,回以微笑,静静看着对方坐下点好单。

       叶修的饮品被摆上桌来,喻文州嘴角挑起又迅速收回,他似笑非笑地再度开口:“真少见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在茶馆喝碳酸饮料的人呢。”他说完后心里不安起来,毕竟对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说出如此熟稔的话无疑是件令人尴尬的事。

       可惜对方是叶修,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你今天算是见到了。”叶修自然地接过话来,“不过我也是挺惊讶的,这个茶馆很上道啊,居然有汽水。”

       “听说是因为有些客人带来的孩子不爱喝茶。”喻文州意有所指地笑道,眼中带着几分戏谑。

       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话语脱口的自然度,好似他们早已认识许久一般,又或者眼前这人有种魅力至其于此也说不定。

       “我记得这种茶比较适合上年纪的人?”叶修看了他杯中的茶水一眼,调笑道,撑着下巴显得有些散漫。

       叶修无疑是个很奇特的人,喻文州从接下来的交谈中捕捉到这个信息。他有些不修边幅,衣着简单但是很干净。

       里里外外的干净。

       走过的路,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都在他的气质里,好似无所不知。说话出乎意料的直白,倒是很少见了,却叫人讨厌不起来。这所有的一切纠缠起来,成了叶修。

       像是无懈可击。喻文州笑了笑,抿了一口茶。

       “你去过很多地方吧。”喻文州不自觉地碰了碰手边的笔,敬称也在不短的交谈中略去了,然而他最终却没有拿起笔只是两臂支在桌面上双手十指自然交叉着,“去过哪里呢?”

       “你都说是很多了,我怎么可能记得。”他理直气壮地回答,又瞧见了喻文州脚边打开的工具箱,问道,“你是画家?”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

       “我印象里的画家都像个流浪者,他们总说这样才能冲出瓶颈。”叶修说,“但是你看上去不像。”

       “那我看上去像什么?”喻文州饶有兴趣地问。

       叶修没接话,只朝他笑了笑,然后问:“你没离开过这个小镇?”语气很是笃定。

       “哦?”喻文州有些意外,点了点头肯定了对方的话,“为什么这么说?”

       “直觉。”叶修悠哉悠哉地靠在椅背上,“他们总说一直待在一个地方,画不出不同的东西,你就没想过出去吗?”

       “要是我离开了这个地方,”喻文州没有直面回答,只是调笑道,“就遇不到你了。”

       叶修愣了愣,咂嘴道:“你平常肯定很会说情话撩女孩儿。”

       喻文州笑出声来:“我可没对别人说过。”

       “你是第一个。”他说。

        

       “新手上路就这么有杀伤力,有前途啊小伙子!”叶修摇了摇头。

       “你看,”喻文州慢悠悠地说,“我能遇到你,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为什么要离开呢?”

       “这么说来,”叶修问他,“你画人?”

       “不,我画风景。”喻文州答道,“每个人身上都有他的风景,每天街上都有许多其他地方来的旅人。”

       他说罢看了一眼潮湿的街道,接着视线再次转向叶修,直视他的双眼:“比如你这样的。”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地盯着叶修的双眼,而在视线触碰的那一刻他知道大事不好了,无法抑制的微妙心悸毫无征兆地浮现了,像是一簇幼弱的火苗闪着诱惑的光,引诱他。那一刻他就知道这是个无法自拔的泥潭。可是他想,终究还是要发生的,他终究还是会看向叶修的双眼——从叶修偶然走进这家茶馆的那一刻起,这就已经是一个注定发生的事了。然而大概也注定了他们只是萍水相逢。

       现在他不想再想了。

       “你说错了。”叶修严肃地说。

       “哪儿错了?”

       “其实我不是人,我是妖怪。”

       喻文州被他这话噎住了,然后看着对方自然无比的神情不在意地笑了笑说:“那妖怪先生现在寄居在哪呢?”

       “套路很深啊。”叶修啧啧叹道,“你一直这样向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要地址吗?没少被女士当成变态吧。”

       喻文州笑着,没有接话。叶修怀疑他又要把那句“你是第一个”拿出来遛一圈了,于是他为了阻止这句话给自己带来的肉麻感只好说道:“行了,你不用回答了。”

       喻文州再次笑出声来,这时才发现雨已经停了,连带着他原本的倦乏也消散了。

       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意识到雨不再下了: “那我先走了啊。”说罢将杯中的汽水一饮而尽,朝喻文州挥了挥手,在对方笑着点头示意后,干脆地转身买单后离开了。

       喻文州沉默地盯着对面空荡荡的座椅,然后拿起手边的笔,他想着刚刚遇见的那人,面对眼前的白纸却发现自己什么也画不出来。

       他烦躁地扔下笔,伸手去拿放在一旁还未喝完的茶,他的指尖碰到冰冷的杯壁,它清楚地昭示着——

       茶已经凉了。

       

——————待续———————

其实,我只想写个一发完结,但是不由自主地就......

发现自己好像不知不觉间又开了个坑哦,明明其他的还没写完......这样不好......

希望看到这篇文的各位可以给我一些自己的看法、建议或者有益的批评我会虚心接受的,非常感谢!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